嚴重聲明:以下文章是xxy0418朋友所擁有,請不要私自轉載!!




看了aiselo寫的《沒有她的日子》,我不自禁地想起自己
在剛剛告別的高中三年級度過的那一段「沒有她的日子」。
一時感到很淒涼,所以向你傾訴一下,希望aiselo耐心地讀完,非常感謝。 
她叫怡(這是她名字中的最後一個字),我與她相識在高中一年級。
準確地說,當時還不是高中一年級。初中三年級那年,因為升學考試的緣故,
女友同我分手了,結果一點也未出乎我的預料,我們實力相差太懸殊,
她沒能和我考進同一個高中,之後,我們便斷了聯繫,因為據說她由於考得不好很不愉快。
那次暑假我非常不爽,謝絕了一切朋友的聚會。 

一眨眼高中要開學了。按照規定,新生在開學前要參加學校的軍隊訓練。
我與怡便是在那次軍隊訓練中認識,我們並不在一個班級,但都被抽調到擒敵拳特訓班。
她很漂亮,可以說,我對她是一見鍾情吧,雖然我一度並不這麼認為,
但至少她的出現治癒了我心中的創傷。 

在訓練的五天裡,我一直在試圖接近她。她也許早就看出來了,
所以也有意無意地逗我玩,我們互相起綽號,談影視、音樂,
她還往我背上貼過粘性紙,上面寫「奶牛」(就是她給我起的綽號)兩個字。 
五天過得甜蜜而短暫。開學了,由於我們在不同的班級,所以見面的機會不多,
幸好,我的班長和她是很要好的初中同學,所以她經常光顧我的班級。
每次我在班級門口遇見她,便會緊張地向她問候,她不說話,但會對我鞠躬。 
我的班長有時也會問我是不是喜歡怡,那時是高中一年級,我總是答不是。
並非因為我羞於承認,其實那時在我心裡,的確不願相信這是事實,
我的想法是:她只是在我內心最空虛的時候出現的女生,她挽救了我內心的空虛,
但是我們從來就沒有開始過。 
是的,沒有開始過,就不會有分別的痛苦。高中二年級悄悄來臨,又悄悄收尾。
我度過了一個無聊的學年,再沒有人在我面前提起她,她也不再主動光顧我的班級,
我呢,也幾乎沒有想念過她,只是偶爾會記起一年前那五天甜蜜的邂逅,並衷心感謝她為我治好了傷。 
高中三年級了,又要面臨升學考試。學校按照學生所主選的學科方向,
對我們這屆學生進行了重新編排。我主選的是物理學科,我憧憬過和她分在一個班級,
但是想來想去實在覺得沒什麼可能性。 

我來到了新的班級,向教室裡張望了一下,果然沒有她。 
然而,當新的班主任點名的時候,我卻忽然聽到了她的名字。循聲望去,
真的是她沒錯。她剪短了頭髮。 
我們又開始了無話不談的日子,很快到了高三新生軍隊訓練的日期,
我揚言說要假托生病逃訓。其實我不是這麼想的,難得這麼巧,高中兩次軍訓都與她一起,
為什麼要逃避呢? 
可是,天有不測風雲,訓練的前一天,我居然真的生病了。後來我回到課堂的時候,
她總拿這件事數落我,說我吃不起苦。我解釋說自己真的病了,
她不相信——或許她那兩天真的很希望我出現,而我卻令她失望了,所以她才那麼耿耿於懷。 
我不是遲鈍的男生,她的斤斤計較令我感到我們有了發展的空間。於是在之後的日子裡,
我會有意無意地給她一些暗示、或是有意無意地與她對一對眼,不過始終缺乏勇氣向她表明。 
一個月過去了,我開始慢慢深信自己當初確實喜歡上了她。可是,那天,
卻發生了一件讓我後悔了整整一年的事,後悔自己沒有珍惜有限的時間。這件事的發生,
現在想想,是有預兆的:她對我說過,她在物理方面實在是沒有什麼天賦,
但是轉學文科又怕背誦的內容太多,下不了決心。然而,她還是下了決心——她就當著全班同學的面,
微笑著離開了教室,這一次,再也不會回來了。 
我望著她的側臉,幾乎要哭出來了。可是我不想讓同學知道我對她的情感,所以強顏歡笑。
那天晚上,我喝了三罐啤酒,早早地睡下了,可是才睡到了半夜1點鐘,就醒轉回來,
無奈、苦澀充滿了我的心。我走上陽台,看著夜空直到它轉亮。 
就這樣又是一個月後,我決定向她表白。我托高中一年級的班長把她約出來,然後向她說了一切。
我對她說,我想要個明確的答覆:和我交往嗎?yes or no?可是她沒有直接回答。
她含含糊糊地說了一堆關於升學考試的話,我聽得出,她在拒絕我,又怕我傷心。 
我徹底絕望了,我在痛苦與失落中度過了「沒有她的日子」。升學考試終於結束,
我追著我早先對智賢的崇拜,來到這個網絡世界,認識了你們。我很愉快,心中的傷也慢慢地癒合。
我以為對智賢的著迷可以幫我永遠忘掉不快的過去。 

我想錯了。理想中遙遠的偶像和現實中周圍的女生終究是不能互相代替的。
看了aiselo的《沒有她的日子》,那段失落的回憶又一次浮出來。
我想起台灣著名作家李敖先生在《紅玫瑰》裡寫的那句話:「我要求得不多,
可是她卻給了我更少;我們本來沒什麼接近,五個月後分離時,
卻發現彼此更加疏遠。」在那段失戀的歲月,我一直拿這句話伴著心中的淚度過。
好了,寫完了,謝謝aiselo的傾聽,浪費了你的時間,對不起。 

輕描集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