嚴重聲明:以下文章是[去吧~全知賢兵團]和其團員所擁有,請不要私自轉載!!




阿賢 
 
(1)
餐廳中播放著令人輕鬆的樂曲,正符合我現在的心情,我的"她"正坐在我的旁邊,
"她"是誰呢?當然是我的姑奶奶
^_^;而對面坐著的是我的阿姨。

<阿姨>:「這麼說,你們早就認識了啊!」
「是的!」我們異口同聲的說(呵~真有默契^_^)
在我向阿姨陳述我們的"過去"的時候,她正靜靜的看著我,就像那天雨水紛落的樹下...。
聽完,阿姨整個眼睛都睜得大大的,說道:「真令人難以相信有這麼巧的事情」,
阿姨接著微笑說:「我想是"他"在牽引著你們吧」
是"他"嗎?我想也是,促成我們相遇的人很多,有阿姨、他、還有我媽?各位可能覺得奇怪吧,
關我媽什麼事呢?這就要說到三個小時前的事了,當時我正在補眠,因為昨晚為了要寫一篇
網路小說(因為我也算是蠻有名氣的網路作家啊^_^),弄到四點多才上床睡覺,偏偏我媽又和阿
姨約好了說我一定會過去吃飯,我才勉強出門的(其實是她在叫我的時候,正在煮飯,手
正拿著菜刀呢-_-;;;,雖說虎毒不食子,但很難保證她惱起來不會往我身上猛砍,也許她
還會以為自己拿的是棍子呢,於是,我就逃了出來,喔不,是出門赴約了~呵呵)

(2)
阿姨看著我們倆,就說:「既然都認識了,那就好辦了,接下來就你們的事了,我先走了」
她連忙說道:「阿姨,怎麼不再多坐一下呢?」
阿姨:「不了,你們聊就好了,對了,有空的話,帶牽牛一起去看一下他吧,
他一定會很高興的^_^,再見了」

看了阿姨正要走出去時,又走了回來,我說:「阿姨,有東西忘記拿嗎?....」,
正說完時,阿姨的手就伸了過來,兩個手掌就捏住我的臉頰,然後上下扯動說:
「她是個好女孩,也算得上是我認定而未過門的媳婦,所以,你敢欺負她,我一定不饒你,知道嗎?」
我真的覺得阿姨是使上十足的力耶ㄒㄒ,因為我看到阿姨的手掌有青筋浮起,
而且我因為很痛所以就流出淚來了,喔不,正確的說是"噴"出淚來,我接著很"用力"
的擠出一個"微笑"(可是我覺得用"哭臉"來形容會更恰當吧ㄒoㄒ),並說:
「您...放...心,我...不...敢..敢..敢(尾音還痛到發抖)」
最後,阿姨放開了手,本來還想衝口而出說:「謝太后不殺之恩」,不過,還好沒這麼做。
接著,阿姨就離開了,我摸著我發紅還沒恢復原狀的臉,
我在想阿姨一定是以說教為名,而行報仇之實,因為我好幾次都沒來看她,就趁機
會把帳給算清了,一定是這樣,一定是。

我回頭看著她,發現她正在發抖,急忙問她:「妳怎麼了」她回答:
「我...沒...事...噗,哇!哈哈哈」,-_-;;;,原來剛剛那一幕她全看到了,
竟然還笑得出來,太可惡了,但也因為這一笑化解了我和她不知如何開口的窘況。
本來她就要停止笑了,但又看到我臉上的十條指印,很紅很紅的那種,她就又會立刻
笑了出來,真是一點都不給我面子,過一會兒,她才恢復

<她>:「很抱歉,那一天我沒有去...」
「沒關係,我知道,本來那種事就沒那麼容易能決定的」
<她>:「...那我們...」
"我們",我曾經想過,我們是站在十字路口,雖然,在後來我們是選擇各自的道路前進,
不過,最後,我們又走在同一條路上了,繫著我們倆的這條線始終都在,未曾斷過,而這
條線...就叫"思念"吧,在我們面前或許有很多未知的困難,但有她在我將會有無比的
勇氣去面對,所以,我想跟她說"讓我們一起走下去吧"。

<她>:「牽牛..牽牛,你在想什麼想得那麼入神」
「呵~沒什麼啦」
<她>:「現在時間還早,我們還要去那裡呢?」
「這個啊,讓我來想想...」
<她>:「不如這樣好了,我們來打賭,輸的今天就要聽贏的安排吧^_^」

她好像很興奮,我腦中頓時浮現那一次電車中巴掌大餐的慘狀,突然有一種涼意直上
心頭,手順便就去摸了自己還在發紅的臉頰,喃喃自語,「臉啊臉,你還能承受二次打擊嗎?」
她看了之後,便笑說:「不會再打你臉了啦;我們來賭看看下一次先經過這道門的人是男的還是女的吧!」
「那好,我就賭是男的」
<她>:「別後悔哦^_^」
從說完話的那一刻起,我們兩個人,四顆眼睛就沒離開過那扇門了,這時,可以看到對街有一家人
往這走來,好像要來吃飯的樣子,爸爸已經握住門把了,我在心頭喊「喔耶!」,爸爸接著開門了,
「喔耶耶,呵~贏定了」,就在那時候,一位剛結完帳的小姐,說了一聲「對不起,借過」,就
往門外衝出去了,我心想「哇!天啊~妳這麼趕是被鬼追喔,妳說再多的對不起也沒有用了啦~嗚ㄒㄒ」
<她>:「走吧,你付錢喔^_^」

(3)
直到我走出那家餐廳,腦中還一直迴盪著那位小姐說的三個字"對不起、對不起、
對不起...."我快轟了,我發誓下次絕對不跟她打賭,因為我瞭解到一件事,那就
是"天命不可違'ㄒㄒ,嗚~等我回過神時,就問她「要去哪裡呢?」她說:「這附近有個公
園去走走吧」;在公園散步的時候,換成我在看她,其實,今天的她,很漂亮,我無法講出更
好的形容詞,只能單純說出心裡的感覺;她的高跟鞋踩在石子路上發出"叩叩叩"的聲響,
我將目光移到了那雙高跟鞋上,又看看她,她也看看我,想起了以前的那件事,兩人都笑了起來

我對他說:「如果妳腳痛要換鞋的話,跟我講」
<她>:「你真的會跟我換嗎?^_^」「當然了」
<她>:「為什麼呢?」「因為...怕妳啊」
<她>:「你說什麼,想死啊!」
說完她就追著我跑,其實我內心是想「我一定會跟妳換鞋...,為什麼?因為...愛妳啊,
是的,我愛妳,我願意無條件為妳做任何事情,就像當初的我一樣。」

就在她快追到我的時候,我立刻停止並轉身,她卻停不及直接撞到我的懷中,我就順手將
她的腰給抱住了,她罵說:「死牽牛,竟然突然停住,幹嗎?...」她突然不說話了,看著我,
我也看著她,彼此的臉近到都可以感到對方的氣息,接著我就向著她的臉靠近,突然間,
「汪、汪、汪」,有一隻狗在旁邊朝著我們吠,我們嚇了一跳,住一邊看去,原來是位老爺
爺在溜狗,唉~老爺爺你也太會挑時間出現了吧,還有那隻狗也是,牠一定是失戀了,才見不得
別人好,一定是這樣。

(4)
<她>:「對了,我知道要去哪裡了,我們去做運動吧」
「做運動,好啊!^_^」我不禁泛起了一抹勝利的微笑,呵呵呵^_^,耶為了這一天我不知道
練習了多久,經歷了多少苦難,<得意1>"游泳"我已經有把握被人推下水,還能游回岸上了~哈,
<得意2>"壁球",已經訓練到可以讓球以球拍為目標,而不再是以我的臉為目標了~哈哈,<得意
3>"劍道",已經可以和人對打,而十次有五次勝利了~哈哈哈,如今驗收成果的時候終於
到了,哈哈哈哈^o^

<她>:「你在笑什麼?」「啊!沒有,沒什麼~呵呵呵,讓妳選吧,看是要游泳、壁球,還是劍
道隨妳挑吧^_^」
<她>:「我看跆拳道好了」「哈...-_-;;;,等一下妳說什麼?」
<她>:「每次都玩那些太無聊了,偶而也要換一下」
「怎麼可以換呢?不可以換,絕對不行,妳乾脆讓我死吧,讓我死好了」我開始像個小孩子
一樣耍賴,<她>:「牽牛啊~」「什麼?」,"碰碰碰"o_0(這是我的眼睛)<她>:「想死啊!剛剛的事,
還沒跟你算帳呢,你竟然敢耍我,而且打賭輸的人沒話可說,走,去道館」「嗚~走就走」ㄒㄒ。
其實,我不想去的原因,相信很多人都知道了吧,連劍道穿了防具都會被她打昏了的情況下,誰
還敢去跟她打跆拳啊,除非那個人是活膩了,而我現在就要成為她拳腳下的亡魂了,嗚~媽,妳
養育我二十多年都還沒報答您,只好來世再報了ㄒㄒ。
不行,絕對不能屈服,我再怎麼說都是個男人,我要反抗,「嗯~喂」<她>:「幹嗎?」「我今天
身體不舒服,能不能改天再去啊~呵-_-;;;」
<她>:「你說呢?」她說這句話的時候,同時也射過來一道很兇狠的眼神,我現在終於知道,被
蛇盯住的青蛙當時牠的心情了,就跟我這時候一樣,就算青蛙再怎麼勇敢,也不可能當著蛇的
面講:「怎樣,有種你就來咬我啊,我才不怕你呢!」我想那隻青蛙如果講這種話只會讓自己死
得更慘而已,而且我也想活久一點,就只好順從了,但是,我...我真的很怕啊,我現在很恨那些
童話故事的作者,全都是騙人的,什麼王子和公主最後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,我看要加個"但是"吧,
那就是公主基本上"不能"比王子強。
唉,我們的相逄竟是以這種情形進展下去的,想不到吧,可是,我還是會愛她的,因為我的愛是很廣
大很堅強的,一定能承受她的愛,至於,我的身體可以禁得起她一而再,再而三的摧殘嗎?這我就不
知道了。(完)什麼,你說我們的故事已經結束了,不,我們的故事才剛要開始呢?

<她>:「牽牛,你在幹什麼?快走啦!」
「喔,好的,我來了」
<她>:「你到底在做什麼?想死嗎?^_^」
「呵呵呵~沒有啦^_^」

(ps:很抱歉,竟然很大膽的就寫下去了,可能和大家想的很不一樣吧,
當然這只是我的版本,如果破壞了大家對它<野蠻女友2>的想像的話,在此說聲對不起了^^)

,~  
-- 2002-07-19  
 

輕描集!!